三重门

  回想看这本书的过程,只记得多次被作者夸张又不失实话的句子逗的无意间爽朗大笑。那种笑就像中国的领空扫雷,完全没有准备的却在扫到敌机的一瞬间,做出最大的本能的反映一样。它绝不是定时炸弹。就像打地鼠的时候窜出的地鼠一样,猛地出现很快又消失。爽亮的笑最多持续到之后的四五行。因为整个小说行云流水,自然流畅,一旦开始看了便停不下来。就像坐在高铁上看窗外的风景一样,倏地看到一处美景,你情不自禁的哇一声,可是几站之后,你也不记得当时的景色了。因为你知道接下来还会有相同的惊喜等着你。

  《三重门》是韩寒17岁的作品,虽然当时的他还是少年,但是笔法老道,“笑脸”下其实都是赤裸裸的“讥笑”。里面的许多文字用现今的词汇叫“傲娇”,我觉得这也是少年写这本小说无意间流露出来的“童心”——就是口吻总是喜欢装无辜。比如其中有一句吐槽校长发言的冗长没有重点,韩寒写道“洋洋的几个小时的发言,竟然能让人听了有如没听一样,真是厉害”“领导像在和那几点调情,把它翻来翻去。”这种满满夸张的大实话,就是让人不由会心一笑。讽刺意味极浓,但是如果单看主人公的角度的话,它就是在说大实话。只是有了写作目的,在放到时代背景,这句话就别有深意了。所以我十分欣赏也很喜欢韩寒的这种“傲娇”。以这种独特的方法说出了很多旁人不敢说的话,又让讽刺对象无言以对。

  其次,我还是很羡慕林雨翔的生活。虽然他总是不如意,觉得很痛苦,可是我作为一个旁观者的角度,我觉得林雨翔的所谓的“痛苦”真的就是一种无病呻。他家境殷实,父亲母亲都健在且身体健康,他心仪的女神最终还是为了他而放弃了市里的高中,而且他没有为了别人的恭维而费劲脑汁丧失自己。我觉得他唯一要做的就是好好努力,不辜负家里和女神susan的期待。可是矛盾这时候又出现了,因为从小被逼着学习,使得他一直对于打压教育方式下的学习存在强烈的排斥心,唯一能或许给他带来一点学习动力的可能就是那个全国作文一等奖了。可巧的是,偏偏那篇文章又是他随便写的,完全没有按照当下的教育标准。小说的结尾也没有交代林雨翔究竟是发奋改变了,还是继续迷茫沉醉着。这是一个悬念,也是一个留给读者开放的想象角度。可以说他为了susan终于开始振作了,也可以想象毕竟“天高皇帝远”,susan不在他身边,而且清华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就是摘不到的月亮。

  这本小说可以说十分不知不觉的掀开了应试教育阶段,老师们虚伪做作的面孔。家长们不顾孩子想法近乎疯狂的举动也是让学生心灵扭曲的一大杀手。最后林雨翔多门科目亮红灯,而韩寒本人也以七门全部红灯的实际举动来反抗这种不公的制度。诚然,当下制度是有欠缺,可是敌对的态度也是不可取的。毕竟受教育是你必须要经历的阶段,而且受12年义务教育也是你的职责。在这种教育下,考验的是你的调整能力、适应能力、忍耐能力和竞争意识。但是小说中反映的问题也值得当今大学的反思。

  最后这本书还是告诉了我们,每个人现在不论遇到多大的失败,都要明白一个领域的失败击不垮你,这只是人生的一小部分。

  “我是金子,我要发光的!”

(作者 滕星茗 责任编辑 任正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