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挪威没有森林(一)

  1.

  你有没有在深夜辗转反侧被一种庞大而脆弱的孤独感所包围?你听到内心的某处有人在小声的对你讲“去看看星星吧,它们今晚很漂亮。”然后一声讥笑从另一个角落里传来,毫不犹豫,明亮刺耳。“星星?老土吗,别闹,明天还有party。”那意味着,新一轮的宿醉,与彻夜不归。

  Kris看着Sissi,她犹如黑夜的眼睛里没有丝毫感情,好像空洞又好像深邃,她的语调里好像有一点点感伤,却和她的冷漠的表情毫无关系,像是前面那段话根本不是从她口中道出。

  冷静如凌晨三点凝固了的空气,大片沉默。

  Kris叹了口气,牵起了身边人的手,一样的凌晨三点的冰冷。

  2.

  对于Sissi, kris还是没有学会该怎样对待。他们相遇于一间night bar,在金发碧眼短袖热裤的美女中,他一眼看到了坐在角落里的她的背影,披着长长的大衣,两手抱着什么,黑而直的长发倔强的散落着,那么瘦小的背影。那背影有些孤独,在周围美女狂歌热舞的映衬下,在她长长大衣还有长长黑发的包裹下,小的像一个幻觉。Kris推开身边的女生,也不顾旁边兄弟的呼喊,径直走向她,那时他的感觉,像是踩在命运的轨迹上,熟悉而陌生,冷静而冲动。

  Kris还记得她抬头看他的表情,出乎他意料的,没有丝毫惊慌,唇边甚至有淡淡微笑,好像知道他会走来一样,她说:“Are you a half Chinese?I’m Sissi.”他点了点头,好像过了有十秒,他才听到自己的声音:“I’m kris,nice to meet you.”,然后僵硬的脸部用力挤出了一丝微笑。

 “I haven’t seen you before,where are you from?”他小心翼翼地问。“Yeah.I’m not originally here.I’ve suffered an amnesia,but you can see, I’m a Chinese.”Kris有些恍惚的看着她,她的笑容明亮至极,眼里有像钻石一样的光芒,晃得酒吧里所有的灯光一瞬间黯然失色,她说话时有一点点尾音,好像有点调皮的感觉。

  Amnesia·Kris在心里苦笑一下,她根本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虽然他只问了一句,而她回答了三句。她说她是中国人,他知道,她说她有健忘症,所以她没有可讲的过去,他不知道该不该相信。

  “What do you want to drink?My treat.”他低着头看着霓虹灯扫过的地面,竟有些不敢直视她的眼睛。

  “Do you mind if I drink a cup of juice?”她收起了那份迷晃人的笑容,依然用黑夜般的双眼凝视他,声音很轻。

  他无声地笑了笑,好像突然清醒了一样,“My pleasure.”

  Kris握着一杯Martini斜靠在吧台上,看着Sissi一小口一小口地啜着橙汁,在饮了一口干烈锐利的号称鸡尾酒之王的烈酒后,他的胸中突然有熊熊火焰在放肆地燃烧,酒越喝越干渴,他感觉浑身发烫视线已然模糊不清。

  他刚想把她从吧椅上扯下来,Sissi低着的头却突然抬了起来,依旧是很安静地表情,像是没有看出他内心的波折,“I love your blue eyes,they’re so pretty like the sky in my hometown.”她说。

  Kris打了一个激灵,好像一下从热情的夏天回到了寒冬,他感觉他浮躁的心慢慢地冷却了下来。他没有看她,淡淡地微笑问道:“Where are you going later?”

  “Just stay here all night.”

  “Do you want to visit my house? I don’t think I can’t find an available room for you.”

  Sissi没说话,轻轻地点了点头。

  3.

  外面是凌晨三点。黑暗,没有月亮,有些冷。

  “Why do you trust people so easily,what if I’m a bad guy?”Kris问Sissi

  “No ,you aren’t.Because I believe you.”

  冷清的街道,昏暗的灯散发着残余的温暖。

  Kris笑了笑。

  我就是相信你啊,为什么需要理由,世界上哪有那么多事都要理由。

  “Do you love juice?”

  Kris 感觉身边的人又点了点头,他并没有说在酒吧里为了给她点一杯果汁他给了那个waitor一笔价格不菲的小费。在这个有些悠闲的国家里,除了酒吧,大部分商店四点就停止营业了。

  “Next time you can try Mocktail,there’s no alcohol in it.”

  Kris感觉身边的人又点了下头。半响,他听到她的声音:“It seems that you are familiar with this field.”

  Kris笑了笑,好像为了防止避免路上太冷清一样,kris开始滔滔不绝的讲话,从酒的种类,各个酒吧的笑话,到他为什么开始彻夜泡吧。

  Sissi一直安静地听着,偶尔看向他,嘴角是很清浅的弧度。

  Kris有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他从来没有一次性讲过这么多话,因为从来都没有人肯听他讲这么多话。好像在外人看来,他总是光芒闪耀。He is handsome,he is rich,he is always surrounded by pretty girls.It seems that everyone wants to attract him,but no one wants to really know about him.

  没有人了解他,所以也没有人知道他曾经弱小时候有多么痛苦。

  也没有人知道为什么他现在看起来刀枪不入冷漠无情。

  泡吧可以让他迷醉,迷醉可以忘却很多事情,这是富家子弟无聊却又有效的游戏。

  4.

  他的家离那家night bar并不远,这是一片富人聚集区。

  Sissi看到奢华的白色别墅和很随意停在草坪旁边的宾利时突然有一瞬恍惚。

  那种恍惚很危险,意志不坚定的危险。

  管家给他们开了门,在Kris淡淡叮嘱他给Sissi安排一间空房时,一阵淡淡香味从旋转楼梯上一点点飘散下来。Sissi看到了一个少妇优雅地走下来,酒红色丝绸睡袍上随意搭了个白色貂绒披肩,头发松垮地挽着垂落下几丝青丝在姣好面容旁。

  “Mom。”Kris淡淡地喊了一声,语气中有一丝惊奇。

  典雅的女子点了点头,很瘦小的中国人的标准身材,大而美丽的眼睛里却有一丝掩饰不掉的疲倦。“你好。”她向Sissi点点头,很温柔却明显拒人千里的声音。

  Sissi微笑了一下,却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她回过头,叮嘱管家把Sissi安置在最好的客房。

  “Mom,why haven’t you fallen sleep yet? So late.”Kris终于问了出来。

  “Because I’m waiting for you.”

  Kris失语。

  “Go to your room,good night.”依旧温柔而不可抗拒的声音。

  Kris看了Sissi一眼,转身离开了。

  Kris整整一夜没合眼,他总觉得对Sissi有一种莫名其妙的熟悉,好像认识了很久很久。苦苦思索,地图却一直拼不起来,在黎明前,他终于下定决心做了一个决定,虽然他知道这个决定的代价意味着什么。

  5.

  出乎Kris的意料,breakfast time摆在餐桌上的并不是往日的沙拉,三文鱼和果汁,而是蛋炒饭春卷和豆浆,他的妈妈也没有坐到大理石长桌的另一端,而是拉开暗纹椅坐到了他的旁边。Kris看着远远站在餐厅门口的Sissi,她穿着月白色层层叠开的蕾丝裙,有参差的冰蓝色纹路,直发垂肩,安安静静,望向这里,又或者并不是这里,美得不真实,像是随时要变透明的精灵。

  Kris站了起来,轻轻拉开他身旁另一侧的暗纹椅,示意Sissi坐下来。

  Sissi望了望kris旁边美丽的女人,她不置可否,像是没有看到她。

  Sissi鼓足勇气,走到餐桌旁,坐了下来。

  Kris笑了笑:“You are so beautiful today.”

  Sissi也微笑:“Thank you for Miss.Kin,she helps to find a different me.”

  旁边的女子也笑了笑:“KENZO的衣服我很喜欢,可惜不年轻了,我的少女梦由你替我实现。”但眼神却并没有看向Sissi.

  餐桌上是大片的沉默。

  Kris把面前的春卷推向了Sissi,,看着她单薄的背影,他突然莫名鼓起一阵勇气。

  “Mom,I want to travel with Sissi.”

  Sissi抬起头看向他,黑色眼眸光影变幻,不可置信的表情一闪即逝,然后低下了头。

  餐桌上又是大片的沉默,沉默的对峙。

  “How long will it take?”终于Miss.Kin 松了口。

  “I don’t know,but I will.”

  “Fine,only 5 days I’ll give you.”

  Kris松了一口气,刚想说点什么,Miss.Kin起身离开了,留下一句冰冷的话:“Don’t forget you are engaged.”

  错愕的Kris没注意到Sissi微微苦涩的表情。

  6.

  “Why do you think I will go with you?”Sissi 看向他,一米八几的他她只能仰望。

  “Because I believe you.”Kris 笑了笑,有点痞痞地耍赖的样子,这句话,原封不动地被搬回来。

  “So where are we going?”

  “where do you wanna go?”

  “I want to go anywhere you want to go.”

  Kris笑了,摸了摸Sissi的头。

  我想和你在一起,并肩看这世上的风景,这世界这样繁华,没有人一起分享就太过空洞。只有你在我身边,我才不会想起我心的残缺,我才不会忘记我存在的原因。

  你有没有尝试过只用一分钟就爱上一个人,就是看着他嘴角微微扬起的侧脸,甚至他都不用看你,你就感觉四周的温度莫名其妙的上升,因为心是暖的,因为你知道,好像这世界,除了你自己,你有了一个可以信任和依赖的人,因为你相信他爱你,因为你爱他胜过生命。

  爱和不爱,从来就和时间没有关系,只要那么几秒,听听心的声音,问问自己信不信他,就足够。

  Kris,Sissi大概已经喜欢上你了,希望你不要觉得诧异,虽然,她不会也不能给你知道的机会。

  Kris看着Sissi,她站在站台旁边望着天空,初秋的风微微吹起她军绿色风衣的下摆,露出她笔直而纤细的小腿,暗红色微带流苏的围巾亦随风摇摆,遮住了她小半张脸。好像她总是习惯这样用凌乱和不符合她的宽大服饰来掩饰自己,一个人到底有多少秘密,才会选择这样孤身一人远离故土伪装自己。

  “What are you looking at?”Kris走向前。

  “Flying birds----”

  奥斯陆中央火车站并不是完全封闭,甚至在大厅内,你都会看到很多形态各异的鸟,它们一点都不怕生,甚至会飞过来啄你手里的面包。你可以在它啄食你的面包时仔细地看看它们,它们的羽毛丰满,颜色却是或黑或棕的暗淡,眼睛是玻璃一样透明。偶尔会有几只绿色羽毛的小鸟,它那么一丁点的苍翠就会让你燃起一丝希望。这是一个些许潮湿而冷冽的国家,连象征生命的绿色都泛着冷冽的光泽。

  “Are you jealous of them?”Kris问,

  “For what?”

  “For their freedom.”

  “I don’t know. Maybe they don’t know what fly means,or maybe they decide to stay here because thet are too smart to leave here finding other place to go.They can eat whenerver they want here after all.There’s so many people in and out with bread.”

  就像曾经的自己,为了一点可怜的面包被拴住,不敢离开。当生和死只取决于一口面包的时候,再怎么的不甘心也会被生活的棱角磨平,哪怕难过到辗转反侧,彻夜无眠。

  简单来比,你口袋里有足够你花的钱,你买什么都会毫不犹豫,可是当你知道了口袋里的限额,每一分一毫都计算的精细,因为你知道那里有个零在等待着你,那是一条deadline,那个数字就像一个黑洞,可以吞噬一切,不能想象那个数字下会发生什么,一切都是未知。生活中总有这样那样的底线,不敢去触碰。那个底线划定了你的位置,它让你在这个世界里不失去方向,但当它太小的时候,你的一切都会被捆绑,唯有选择挣扎或者在越来越逼近的底线的条框里失去呼吸。

  但是Kris,我已经确定我爱你,这就是一个底线,不能触碰。

(作者 尔雅 责任编辑 张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