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连载】挪威没有森林(二)

6.

欧洲之星上,Kris看着坐在他旁边的女孩子,她已经睡了过去,好像睡得很熟,像婴儿一样发出绵长而均匀的呼吸声,长长的睫毛微微颤动。他们决定去松恩峡湾,已经订好了观光车票。松恩峡湾是世界上最长最深的峡湾,全长达40公里,最深处达1308米。有着被称为世界铁路最高杰作的弗洛姆铁路,它将海拔2米的弗洛姆小镇与865米的米达尔山相连,浓缩了松恩峡湾最美景色的精髓。他们要从卑尔根下车,到米达尔站开启弗洛姆铁路的行程。

列车外边在下着细而密的网状样的雨,快到站了,Kris在犹豫着要不要把Sissi叫醒,她看上去那样疲倦,好不容易才陷入沉睡。列车里免费供应的苹果和蛋糕在散发着好闻的气息。

Are we arriving soon?Sissi茫然地看着Kris.

How do you know that ?Kris好奇

Theres a voice in my mind keeping saying its time to wake up.Sissi 微笑。

Have you ever missed a train?Ive missed so many times and I promise Ill never miss the train again.Sissi笑着看他,语气又有点调皮。

Kris沉默,他不由得想到当年误车时的Sissi该有多孤立无援。一个人,不小心错过了车,没有人在身边安慰她,她或许会错过很重要的行程,或许会哭,但还是要一个人买票,一个人等下一辆车。一定是很不好的记忆吧,才会让她在快到站的时候反射性的醒来。

There’s rain outside.”

Kris背上了Sissi的包,看着Sissi对他展露出一个毫不吝啬的微笑,眼睛里是不知从哪里反射出来的像钻石一样的光。Kris想,这个女孩子也许不用做什么,只要毫无保留地对别人微笑,就足以融化那些再冰冷再坚不可摧的铁石心肠。

why are you smiling?kris问,

you are so cute like a foolish bear with my bag.”

Kris无语,这女孩子不知道自己在心疼她所以帮她背这么沉的包吗,居然还笑他,虽然他并没有感觉到自己的嘴角其实微微上扬。

Sissi撑起了伞,kris看着身高与他相差很多的她努力踮起脚打伞不禁笑了,故意抬了抬头碰到伞面装作被弄疼的样子,

I’m afraid it’s you who are too short and foolish,little girl.”

Sissi 偷偷瞟了一眼背着包拎着两个旅行箱没有手来打伞的kris,低下头微微一笑。

7.

从米尔达站又坐上了观光列车。

Sissi好像完全清醒了过来,眨着眼睛看向窗外。这辆观光列车有着融于森林的铜绿色的外壳,里面红色的座椅和木质的壁面有一种古老而优雅的神秘。扑面而来的年代感让sissi兴奋不已。车厢内播放着这条线路的介绍,字正腔圆,sissi忍不住跟着学了起来。列车在防雪棚和短隧道间滑进滑出,为了克服高度,以螺旋形的方式蜿蜒而下,窗外的峭壁立如刀削,巨型瀑布从峭壁上奔流而下,溅起狂野而又温柔的泡沫和白色水花。Sissi伸出手,假装触摸着窗外的溪流。

突然耳朵里传入了古老而寂静的歌曲,巨大的回声在山谷中回荡,列车停在肖斯瀑布边的平台旁。Krississi下了车,站在平台上,瀑布溅起的水花连同天空中的雨飞落在两人身上,远远望去,有身着玫粉色华服的女子翩然起舞。Kris看着Sissi对着她们发呆,觉得某些时刻,身旁的女生安静的可怕。

I feel so afraid…”旁边的女生突然用很轻很轻的声音说道。

Kris诧异,低头看她,

it seems this is a place near heaven.”

天堂于我来说太美好,自知配不起,在这个与世隔绝的地方,一切都让我感觉自己那么渺小。这里的每一棵树木都有着比我更长久的生命,每一座山都有比我更绵长的呼吸,每一滴水都清澈到让人想流泪,那些翩翩起舞的姑娘像我无数次前世的轮回。这里太嘈杂,充斥的都是水声雨声古老的歌声,这里又太安静,静得能听到心跳的声音。我曾经无数次认为自己不相信命运,但是我站在这里,我突然好害怕,因为我不能骗自己。

我不能骗自己,这世间有一些事情从出生开始就被命中注定。就像我一出生就被遗弃在孤儿院门口,kris你想知道吗,这就是我身世的秘密。尝试过很多次逃离那里,白眼饥饿冷暴力,现在我终于离开了那里,隐姓埋名。

我不告诉你,是因为我太害怕失去。虽然明明知道,不曾拥有,何谈失去。

(作者 温尔雅 责任编辑 滕星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