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都是孩子吗

记得谁说过,每一个卖玩具的人心里都住着个孩子。

苍灰的街道上,腥红的栏杆旁站着一位可能是中年的男人。他在给一看就是小商品市场很便宜买来的但又像是最近爆款的小水晶气球打气。气球越来越大,渐渐的上面的水晶开始显示出好看的图案。小的时候看着脏兮兮的,彻底膨胀了之后看着格外水灵。甚至我都有点想买了。但我就只是看着他,观察着漠然着。

他像一颗松,即便他在弯腰打气,都给人挺拔的形象。不言苟笑的脸上看不出一点点波澜,就连皱纹都静止得让人觉得是贴上去的。两根简单的木杆上挂着稀稀松松几个小皮球和几个卡通面具,都是脏兮兮的,我以为他肯定是一直都卖不出去东西的可怜的人。

来来回回得,面前走过了好几趟人。经过的孩子都急切的凑近,眼里闪着开心的光芒,一回头的余光里藏着贪婪。换来的却都是一样的“回家,这东西有什么好玩的!浪费钱!”我真的没听到过第二种声音。

只是在孩子凑近时,中年男子才会问“想要什么呀,喜欢什么给你拿。”大人一靠近就缄口,仿佛有钱的是孩子,而大人只是一个爱管闲事的恶人罢了。

终于有家刚从饭店出来的家庭,可能是高兴了,看着孩子在玩具前留恋,精心挑选掏钱买了三个,给了15元。

看着他精挑细选,我竟然有种漠然,因为说实话,在我看来,那些真的都不能称得上玩具,我印象中的玩具都是装在盒子里的,橱窗里的,美丽的精致的,至少对于现在的孩子,都应该追求那些玩具才是,怎么可以对着几个稀松又沾满灰尘的玩具渴望,怎么能对着它们向父母央求?

“婷婷啊,别愣着了,快上车!”妈妈终于来接我了。

我拎上我的两大包零食往车那走,突然眼睛一亮,眼神里充满了贪婪,我看到路边干了的排水槽里有一张绿油油的五十块。我捡起它,活灵活现的钻进了车里,一个人开心的摆弄着……

(作者 滕星茗 实习编辑 焦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