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念是黑暗里的光——《荒野猎人》影评

死亡是必须的决定,活着是你的选择。

有时候不是你不想死,而是你必须得活。

看完《荒野猎人》,不自觉的想起《荒岛余生》和《鲁滨逊漂流记》。主人公都是在及其恶劣的荒岛上生存,或者说自生自灭更为恰当。对于他们一开始的处境而言,活着是最坏的打算,可是又是命定的选择。如果《荒岛》还带着些人文,《鲁滨逊》还有些浪漫的话,《荒野猎人》就是彻底的原生态。力求真实的还原自然生存最血腥最暴力的一面。

它把大自然中活生生的弱肉强食反映的真真切切。当一头成年母熊扑到你身上的时候,如果是你,可以估算一下活下来的胜算有几分。当它野性又滚烫的呼吸喷在你的脸上,当它怒吼时候的唾液流到你脸上,当它锋利的爪子肆意把你翻来滚去,你觉得你可以多镇定?当你身上的肉一片片撕落,当你的血已经浸透棉衣,当你的觉得疼得快要死过去可事实是你在清醒感受着的时候,你可以多坚强?当你遍体鳞伤可是越来越多的熊在你身旁,当你急需治疗可是伙伴根本不知道你一个人走了多远,当你这个时候手里又有一把枪,你需要多大的信仰才没有选择把子弹射进自己的胸膛……

面对这一切,格拉斯全部撑了下来。直到最后和母熊一起跌进谷底才终于昏迷。

这部影片带给我最大的感触就是自然的力量真的是可怕,在自然面前,人类确实微乎其微,渺小的不堪一击。还记得那一旦跌进便再也无法探出身的瀑布,还记得那看着像是通向世界尽头永远走不完的荒漠,还记得那放眼远眺,只见太阳从这座冰山升起,又从那座冰山落下的冰天绝境,镜头放远,格拉斯渺小的像太阳里的黑子,他的征途就像是朝圣,向着自然,向着永恒的力量。

格拉斯因为重伤在身拖累同伴,再到后来,因为治疗动弹不得,亲眼看着菲茨杰拉德杀了自己唯一的儿子,想必他的内心也是渴望大自然永恒又无穷的力量的吧。所以才选择了在自然里继续摸索,继续存活,并把自己的复仇的意念全部写在亘古难变的岩石上。他渴望着力量,他敬畏着自然,这份感应大自然也给予了回应。最后大自然将菲茨杰拉德托给了河流彼岸的残暴土著人,让他再一次承受了他最怕的割头皮折磨。正如格拉斯最后对他说的那句话一样,生死自有上帝决断。上帝给了他最不希望的死法,这便是那股永恒的力量早给他注定的。

其实《荒野猎人》中反映的更多的主题是无奈,是人类在绝境中的软弱,是面对选择时的放弃自我。没有人想做个坏人,每个人心中都有他想用尽手段想守护的东西,哪怕只是追求安逸。所以菲茨杰拉德在回到部落时眼里的动容还是有让我看到他的“软弱”,当他说出那句“有了这九百块,不至于回去被嘲笑”的时候,我也看到了他的“软弱”,当他最后一个人拿着巨款在雪山上奔走的时候,我同样感受到了他的“软弱”。他以为自己强大到可以左右别人的生死,其实根本上他才是最软弱。

《荒野猎人》不似美国一直以来宣传的个人英雄主义,主人公格拉斯身上处处体现着普通求生者的真实本能反应。恐惧、饥饿、寒冷、体力不支,他吞下了仍在滴血的生牛内脏,他躲进了马尸体里取暖。他之所以如此执着,完全是因为已故妻子临别时的箴言,成为了他忠于生命最基础的信念。

电影结束,总感觉需要一个人静一静,想一想。现在活着的自己到底在多大程度上可以说活着。在你的心里,究竟对活着下了什么样的标准?面对人生很多的十字路口,是选择还是放弃?正如片中的菲茨杰拉德,为了五斗米折腰,成了被欲望吞噬的悲剧走肉。

法国文学家罗曼罗兰说过:“信念是黑暗中的光亮,最可怕的敌人,就是没有坚强的信念。”

在今后的每一天,愿你可以拥有坚强的信念。即使野熊压身,也能翻身重生。

(作者 滕星茗 责任编辑 焦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