列车上的大三

  十三点整,D3023次列车。“是啊,娃娃上大一,放假快回来了。”中年男子弯了弯那溢满幸福与骄傲的眼角。隔着过道的对座一声低呼,拍了拍腿示意自己是和他同样的身份。几道声音从四面八方响起,列车里瞬时热闹起来。

  我懒懒斜靠在座位上,眯了眼迎面从走廊回到座位,拘手拘脚小声问着“能麻烦您能让一下吗”的大一学弟,心里天马行空地走神——现在年轻人素质还是不错的嘛。忽然就发现自己正不由自主勾起嘴角,活脱脱一副前辈审视后辈的模样——这样不由自主的表情和内心活动,怎么显得自己身心俱老了呢……

  大三也快走完一大半了,这一晃,不佩服时光勤劳的脚步也不行了。

  有人说,遵照内心活着的人,不是变成疯子,就是变成传奇。我没有做疯子的勇气,自然也得不到当传奇的机会,然而这两年多来,终于活得不算太没意义,没像以前那样逆着内心跑丢太远。

  没再一如既往照别人的轨迹过活。

  两年多的日子里,加了喜欢的社团,学了想学的东西,参加了感兴趣的活动,做了想做的事。每天清晨顶着的黑眼圈在向世界控诉,此人强行挪用会周公的时间。然而,我是因为太舍不得轻易放掉这一个眨眼就得和自己挥手再见的大学时光。熟悉的人都知道,这是个一年四季忙得死去活来的丫头。有的忙出了点成果,有的像被懒羊羊吃掉的大饼,连颗芝麻的影子也没留下。但是我做的每一件事,都让自己感受到收获,价值,快乐。

  有时候,有人会觉得我太拼了,或者想要的太多。其实他们不懂,我只是想把自己和时光老人压榨得更狠一点罢了。不少人回顾大学会感慨大学不过是混混日子,考前刷题,四年时光匆匆而过,不知道学到了什么,拥有过什么。而我要的,则是与这种人生对应的相反极端。

  四年的时光砍走一半,最大的成就,便是自己不曾后悔,未留遗憾。倘余生如此,“夫复何求”~

  武汉是一座有味道的城市,尽管不喜欢它的拥挤,不喜欢它的天空,但在列车驶入武汉界内的那一刻,自己的心头还是涌起莫名的欣喜和依赖。透过玻璃遥望似曾相识的路牌,一种归乡般久违的激动渐渐酝酿开来。是在这里的两年,我遇见了喜欢的人,钦佩的人,欣赏的人,敬重的人,羡慕的人,在乎的人,感激的人,相知的人。也许别地也有相似的风景,但惟此处的人和事,是属于我的独家记忆。

  一年没怎么提笔,很害怕本就懒散的笔尖就此生锈,万幸的是最终还是在心有所触的驱使下胡乱涂鸦出三五行来,暂时可以放下杞人忧天的小九九了。罢了,儆以此文为礼,送给我最爱的那几年。

(作者 陈珂 责任编辑 焦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