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以声声默

喧闹的人群中,你在那无人注意的安静角落里坐着。

角落外是人声鼎沸,角落里是无言尽对。你双手抱膝,将自己蜷缩在墙角的深处。背后的白漆早已氧化成暗黄的落屑,宽大的裂缝边印满了凌乱的划痕,可你却将背紧紧地贴在那上面,仿佛那冰冷的阴暗,就是你最后的归宿。你静静地望着阴暗交界线外狂欢的人群,漆黑的眼睛里看不到一丝的波动,好像那就是两个黑洞,悄然无声地吞噬着一切,却没有人知道那里面是什么。时间一点一点地在流逝,人群持续在狂欢着,各色男女摇首扭肢,一片灯红酒绿,而角落里的你依旧一动不动,如坟地里的雕像,连着黑暗一起,化为死寂。

人群终于从高潮中冷静了下来,那些在光明中闪烁的身影,也随着慢慢低落的分贝逐渐消散。直到最后一个人的离开,光明,也被带走了。一切,又回归到了最初的那片无言与灰暗。

无尽的空间里,无声无息,偶尔有无力的风一点一点地拖卷着地上杂物,萧瑟而又悲凉。过了很久,你忽然毫无征兆地从角落中站了起来,却再没有任何的动作。风仿佛被你吓到了,一瞬间停止了它的拉扯。你不动声息,就那样向着角落外面,机械地踏出了一步,然后又一步。那双空洞的眼睛里面没有一点聚焦,那对沉重的双腿也看不出它要去往的方向。就好像你要达到的地方,是虚无,无尽的虚无。

风,又吹了起来,这次却是那么的疯狂,那么的急躁。漫天都是翻滚飞舞的纸屑和尘埃,一层一层地,掩盖住你佝偻离开的背影。呼,呼,偌大的空间,瞬间一片混沌。

不知道是什么时候,风再也生不起来了。而灰暗的空间里,早已没有了你的身影。

空虚中,唯独回响着的,是很久之前的那段对话——

“你为什么要自己一个人?”

“……”

“你为什么要躲在黑暗里?”

“……”

“外面那么热闹,你为什么不试着走出去呢?”

“……”

“你为什么总是不说话?”

“……”,“因为这世界,本就沉寂。”

(作者 徐炜琛 实习编辑 张靓